你的正義不等於我的正義?從遊戲淺談倫理學(三)

情境差異的論證

上一回我們提到了道德相對論的「多樣性論證」,你的朋友討論了之後,可能還有些意見要說(基於理性溝通的道德原則,我們應該有風度地聽他把話說完):「等等,我還是認為道德觀是主觀相對的,不過我有另一個理由。我們先不談雙方發生爭議的情形,我認為就算是對同一件事,也要看發生在什麼情況之下,才能判斷對或錯。任何一件事牽涉的人、事、物都不一樣,怎麼可能抽離情境談什麼客觀道德原則,這樣太魯莽了!你看,如果勒夫克萊將軍在平時隨意啟動末日機,毀掉一個都市,那就是罪大惡極;但是若為了拯救全世界免於毀滅,那啟動末日機就是唯一正確的作法。所以說,我認為道德是相對的,不是普遍客觀的,要看情境而定!」

聰明的你很快就聽出你朋友這段話的意思,簡而言之,他的意思是說:「道德是相對的,沒有客觀的道德原則,因為每件事發生的情境都不一樣,任何一件事情是對或錯,須視情境而定」。

這樣的說法可稱之為「情境差異論證」。聰明的你聽了朋友的話,回頭想了想,這樣的說法跟之前「多樣性論證」有什麼不同?勒夫克萊將軍在平時不應啟動末日機,但當惡魔之門開啟時就另當別論,這代表道德價值是依情境而定嗎?

我們之所以認為平時不應隨便啟動末日機,是因為啟動末日機會毀掉許多住宅,造成許多人失去庇護。也就是說,我們認為「保護民眾受庇護」是符合道德的;然而,如果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惡魔之門將要開啟,若讓惡魔跑出來,那些人不只會失去庇護,連生命都會不保。在這種情況下啟動末日機,也是為了「保護民眾」。換言之,雖然情境差異導致對同一件事的道德判斷不同,但是所依據的基本價值還是相同的。

客觀價值 情境差異 不同道德判斷
     
保護民眾 惡魔之門未開啟(平時) 不應啟動末日機
  惡魔之門開啟 應該啟動末日機

這是以遊戲情節為例,現實中也可以找到許多類似的情形,例如對於「患有糖尿病者」而言,「注射胰島素」是好的;但對於「未患糖尿病者」而言,「注射胰島素」就是不好的。這兩種情況都是為了「健康」。雖然因為情境差異,使得結果判斷不同,但客觀原則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健康)。聰明的你可以試著想出更多類似的例子,不過現在你的朋友想要提出一個困惑已久的問題。
道德絕對論 與 道德客觀論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朋友說:「不過有件事困擾我很久。你知道我在 RPG 中很喜歡扮演盜賊的角色,有幾次我和其他玩家差點吵起來,我認為『偷竊』不一定是錯的,有人卻認為『偷竊』無論如何都是不對、不善良的事,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偷竊。即使我們都快餓死了,也不能偷竊。他們是不是忽略了情境差異呢?」

你的朋友舉了很好的例子,可能許多人玩遊戲時都遇過類似的爭議。「無論任何情況下,偷東西都是錯的」這種主張是屬於「道德絕對論」。在此例中,「禁止偷竊」被視為是「絕對道德」,也就是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任何人都不能違反的價值原則。

絕對價值 情境差異 相同道德判斷
     
偷竊是錯的 人們快餓死了 偷竊是錯的
偷竊是錯的 人們並未快餓死 偷竊是錯的

簡言之,「道德絕對論」忽視情境差異,如果把「道德相對論」視為處於天平的最左端,那麼「道德絕對論」就像是在天平的最右端了。你的朋友之前很可能誤以為:如果不認同「道德相對論」,就必須同意「道德絕對論」。但是當我們說道德「客觀」時,不代表道德就是「絕對」的。

道德客觀論者反對「道德相對論」,也不完全同意「道德絕對論」。道德客觀論認為:有些價值觀是客觀的,不會因人因地而異(例如「保護生命」或「正義」),但具體作為很可能因事實或情況而不同。在這種觀點下,「偷竊」究竟是對是錯,可能因情況而異。如果是為了重要的客觀價值(例如「保護生命」),那麼「偷竊」可能就不是絕對錯誤的事。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你的朋友說:「不過這些跟『你的正義不是我的正義』這句話有什麼關係呢?」

你可以先賣個關子,讓你聰明的朋友想一想,下回再分解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