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海「高牆?」─ The Other Wind 讀後

這篇文章沒有在我的硬碟躺很久,不過,這本書在我的架子上躺了很久。

不是沒有時間,不是沒有力氣,只是有點戒慎恐懼。
不捨得拿它來配遊戲,不捨得拿它來填充等紅燈空檔。

因為因為,地海這幾本薄薄的小書,已經在我的心裏挖出了一塊小小的天地,
於是,雖沒有焚香沐浴齋戒淨身,好不容易才找了個只有自己的時間,
鼓起勇氣捧著書,再次推開那扇時空門。

這趟旅程沒有讓我失望,景色依然優美,筆觸依然細膩。

帶著微笑,我伸出手跟老朋友新朋友打招呼。但,有些事情好像不太對。
就在他們認真拆牆的同時,我用力伸出手,那薄薄的書頁卻彷彿一堵一堵的高牆。

所以,魔法是錯的,鄉野傳說是對的。
所以,旱地是錯的,自然是對的。
所以,人類是錯的,龍是對的。
所以,島民是錯的,部落是對的。
所以,男法師是錯的,女巫是對的。
所以,孤女慈母拯救世界的時候,大法師就得乖乖顧家。
所以,當紅色帷幕落下的時候,後面一定得藏著一個絕色豐滿的神秘公主,
而且還要充滿母性,勇氣十足,這樣才堪堪配得上咱們猶疑困惑青澀的小王子。

我知道,我同意,這些都是正確的,性別正確,宗教正確,政治正確,
連所有的伏筆都收得有條不紊,正確得不能再正確,正確正確。

所以,為什麼我的嘴裡有股苦味?像是喝了隔夜啤酒的苦味?
像是口香糖嚼了半小時的苦味?

我熱愛「星際大戰」,但我討厭媚俗的「絕地大反攻」,更別提什麼鬼的前傳。
我喜歡「駭客任務」,但噁爛的第三集讓我倒盡胃口。

因為,這是故事,這是幻想。

當我買票走進電影院,當我捧起書本,我就是要看到魔法,我就是要看到感動,
記憶中,不管奇幻科幻還是什麼幻,勒瑰恩奶奶的本事就是能用最讓人感動的口吻說著最「正確」的故事。

當,其中一半消逝的時候,剩下的就難免苦澀。

所以,我知道,我只是個吹毛求疵的讀者。
有的故事,還是不要說完的好。

回應與挑戰,請至 http://www.tdsgame.org/foru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