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 短評

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這篇文章在我的硬碟躺了很久…

沒辦法,誰叫我這從小被醬缸泡大的人生觀,非得濟弱扶傾才覺得自己有點價值,像這種不用推薦也賣到翻天的遊戲,跟著人家屁股喊好怎麼顯得出評論者的慧眼。

不過,看在缺稿的份上,啊,不不,我是說反正偉哉 愛台灣政府的限制級大鉗子一夾,這殺人放火的25禁傢伙怎麼也難搶灘上岸,勉強也可以算是個冷門遊戲,來吧來吧。

先點個題,對了,要剪去作簡介的別忘記,這才是文章的開頭,前面那些是牢騷,可惜我很沒創意,只能借用一下老掉牙的廣告詞:

「如果你要到北極冰層下研究藍綠藻三年,行李只塞得下一片遊戲,你會帶什麼?」
答曰:「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

論創意,San Andreas其實也不過舊瓶新酒,還不就是飛車、搶劫、殺人放火之流,別說GTA系列自己套這公式套了四五集,其他似曾相識的貨色更是多如過江之鯽。

論技術,沿用三年的PS2繪圖引擎能力其實還真有點老態龍鍾,滿街一號表情、正方拳頭的人走來走去,比不上叉盒子,當然更不可能跟高檔電腦相提並論。

那麼,這遊戲到底好在哪裡?曾經,看著遊戲盒子背面簡介的我,也斟酌著同樣疑問。慢慢,一小時,一天,一星期,San Andreas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把人吸了進去,

它真的創造了一個世界,一個很…一個讓人很「舒服」的世界。

這個形容詞真的很難找,我不會說它「真實」,拜託,會相信扁扁螢幕裡面會有真實世界的人還是儘早把電視丟到樓下的好,阿彌陀佛。

San Andreas只是個現實的哈哈鏡,於是,洛杉磯、三蕃市、拉斯維加斯都被縮小搬進了兔子洞,海灘、森林、高山和原野也毫不客氣地佔據了大半個地圖,這世界就是那麼寬闊,好像真的有發掘不完的樂趣。

有時候,塞車塞到腦充血的我就只想開著大腳車翻山越嶺。
有時候,挑戰懼高症的我可以開著噴射機來個高空跳傘。
有時候,失眠的我就這樣滿街找路人閒聊,吃個熱狗漢堡。
有時候,寫程式寫到眼紅的我發瘋拿著電鋸機槍滿街殺人,被坦克戰鬥機打掛之前還可以效法華勒斯先生來聲怒吼─自由!

即使如我,身為吃軟體飯的工程師,也真的很難不欽佩,就是這麼一片巴掌大的DVD,Rockstar North竟然能造出這樣一個世界,一個不靠攻略難以窺探全貌的世界,所有的齒輪都是那麼剛剛好地運轉著。

對個庸俗的異性戀男性來講,槍、車子、女人,除了後者之外,兩個半慾望幾乎可以一次滿足,這樣的遊戲,我還有什麼好說的…

去北極也不會無聊吧。

回應與挑戰,請至 http://www.tdsgame.org/foru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