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曾想當上帝的一名巴士司機的故事

514f7bpodkl1
這是以色列小說家 Etgar Keret 的作品。我還滿喜歡他的一些短篇小說,趁著假日風雨,花了兩小時隨手翻翻。這篇短篇小說原名是 “The story about a bus driver who wanted to be God“,出自同名短篇集,全書資料可參考Amazon 網頁

 

 

 

原著:Etgar Keret

譯者:Arty

 

這個故事是有關一名巴士司機,他從來不會為晚到的乘客停車開門。不管是誰,他都一視同仁。遲到的高中生即使追著公車跑,也只能望車興嘆;有些人穿著大風衣,憤怒地敲車門,假裝自己沒晚到,而是公車不準時,司機一樣不會開門;就算是矮小的老太太拎著沉重的褐色購物袋,顫抖地揮手,他仍然不會停車。他之所以不停車開門,並非因為他是個冷酷無情的人,而完全是基於他的信念。這名巴士司機的信念是這樣的:假使為某個遲到的人停車開門,需要三十秒,而且如果不為他停車,他將花費十五分鐘的生命等下一班車。那麼不停車對於社會而言,其實較為公正,因為停車開門會花費車上每名乘客三十秒的生命。如果當時車上有六十名無辜的乘客,他們都準時搭車,那麼總和起來,車上所有乘客共損失半小時的時間,這比十五分鐘還多一倍。這就是為什麼這名巴士司機不開門的唯一理由。他知道乘客們不太了解他這樣做的原因,那些追車和試圖攔車的人當然也不了解。他知道大部分的人認為他是個渾蛋。他甚至完全明白,他可以非常非常輕易地讓人上車,對方還會笑著感謝他。

然而,這名巴士司機決定選擇社會公益,放棄人們的笑容和感謝。

有個傢伙因為這名巴士司機的信念而受害最深,他的名字叫做艾迪。不過艾迪與本故事中的其他人不一樣,他很懶散,從來不追趕巴士。艾迪是一名助理廚師,他工作的餐廳名稱叫做「大味王」。這名稱是自認天才的餐廳老闆絞盡腦汁想出來的。這家餐廳的餐點其實不甚了了,不過艾迪是個非常和氣的人。有時候,如果他覺得做出來的菜色不佳,他會親自送上桌,並向客人道歉。就在某次道歉時,艾迪遇到了「快樂」­——或者說與「快樂」有一面之緣。「快樂」是個甜美的女孩子,她不想讓艾迪難過,所以她將艾迪端上來的烤牛肉吃得一乾二淨。她沒有留下自己的姓名和電話號碼,不過她很甜美地答應艾迪的邀約。他們約在次日下午五點見面,並且共同決定了地點。更明確地說,約會地點是在「海豚樂園館」。

好啦,艾迪現在要面對困擾他一生的毛病。這毛病並沒嚴重到像是甲狀腺腫那樣會影響吞嚥,不過的確給他帶來許多麻煩。他的症狀是:睡覺時總是會睡過頭大約十分鐘,而且怎麼叫都叫不醒。當然,我們的巴士司機也總是選擇社會公益,而不顧個人利益,所以艾迪上班總是遲到。不過這次艾迪下定決心,為了快樂,他要克服自己的毛病。他決定不睡午覺,要盯著電視一直保持清醒。保險起見,他還排放了三個鬧鐘,鈴聲調到最大。然而,艾迪實在積疾太深了。他看著可愛動物頻道,慢慢就像個嬰兒般陷入沉睡。他在三倍響的吵雜鬧鐘聲中驚醒,滿身冷汗。已經晚了十分鐘!他連衣服都沒換,衝出房門,往巴士站飛奔。他幾乎忘記怎麼跑步,幾次差點摔倒在人行道上。他上次跑步是在體育課,大概是六年級的時候吧。不過這次和上體育課時不同,現在他可是狂奔,因為他將有所失。他胸口劇疼、氣喘吁吁,這些都無法阻礙他追求快樂之路。甚麼事情都阻礙不了他,除了我們的巴士司機。我們的司機正好將車門關上,正在啟動車子,並且從後照鏡看到了艾迪。但正如我們之前所說的,我們的司機懷有信念。那是個非常合理的信念,堅實又有力,奠基在公正不逾與簡單的算術之上。艾迪哪管司機的算術。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極度地渴望能夠準時趕到某地。所以他拚老命追著巴士,即便他根本沒一絲機會。突然,艾迪的運氣轉變了,雖然只轉了一半:巴士站前方約一百公尺處的路口有個紅綠燈,就在巴士抵達路口前一秒,燈號轉為紅色。艾迪趁機使盡全力,衝到巴士車門旁。他並沒有敲玻璃,因為他已經累得快虛脫了。他只能跪在地上,大口喘氣,用濕潤的雙眼望著司機。這一幕使得司機想起了一些事……一些過去的往事。他想起在當巴士司機之前,他曾經想成為上帝。那些都是悲傷的往事,因為他最後沒能成為上帝。不過也算是高興的事,因為他成了巴士司機,這可是他的第二選擇呢。司機突然想起,他曾經承諾過自己,如果最後自己成為上帝,一定會仁慈和藹,而且聆聽世音。所以,當他坐在駕駛座,看到艾迪跪在柏油路上,他感到無法克制。他不顧理念和簡單的算術,打開了車門。艾迪上了車,沒有道謝,因為他實在太喘了。

故事最好只看到這裡,因為艾迪雖然及時趕到海豚樂園館,快樂也沒來。其實快樂已經有男朋友了,她只是甜美得無法當面告訴艾迪這件事,所以寧可放艾迪鴿子。艾迪坐在約定好的長椅上,等了大約兩小時。他一面想著生命中各種悲傷的事,一面看著日落。夕陽相當美麗,他知道自己接下來會肌肉痠痛一陣子。他起身回家,心中十分難過。他遠遠就看到巴士停在站旁,人們正在上車。他知道就算他還跑得動,也一定趕不上巴士。所以他只是慢慢地走,每一步都牽動無數疲憊的肌肉。當他走到巴士站,他發現巴士還停在原地等他。車上的乘客都在咆嘯揮拳,要求開車,司機還是等著艾迪上車。一直到艾迪坐定後,司機才踩下油門。車子啟動之後,司機從照後鏡對著艾迪使了一個悲傷的眼神,這才使整件事還算差強人意。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