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麻煩是我的職業 – Murder City

TITLE

  
「私家偵探,嗄?」他沉吟道:「你都接些什麼樣的工作?」
「算得上誠實的工作都接。」我說。
他點點頭,「算的上這字眼是隨人定義的。誠實也一樣。」
 
   ~雷蒙‧錢德勒《小妹》  

 

這次要介紹的遊戲是White Wolf 2008年新推出的偵探敘事桌上遊戲:《兇案城市;Murder City》。首先簡單介紹遊戲裝備,不到A4大小的盒子裡塞了五張厚實的人物圖板、許多大小卡片,以及五顆仿金屬質感的六面骰。遊戲售價$35,玩家人數2至5人。遊戲設定在近未來,由於犯罪率過高而將司法系統「外包」的人工生態都市(Arcology)。玩家扮演被稱為Jovan的偵探兼檢察官兼陪審員,藉由接案蒐證/起訴/定罪犯人來獲取報酬,遊戲的勝利指標為金錢,因此無辜者也可能被構陷入罪。顯然在這半昧半明的無情世界裡,法律並非正義……

遊戲流程

JOVAN在此簡要說明遊戲流程(註),僅供參考,完整規則可以從官網下載
整場遊戲有六回合,每回合分兩個時期:偵查期與訴訟期。首先每個玩家抽選人物,他們各有不同的專業能力。接著擲骰決定最優先者,再以順時針方向輪流進行偵查,後依同樣的順序提起訴訟。
(左圖為遊戲中的五位Jovan。)

◎起始每人要領取:

  • 3張酬勞(Credit):萬惡金錢,用途很多。
  • 3張兇案(Murder):代表目前接到的案子,除了案件名稱、嫌犯、證據類型與顏色外,也列出三種輕重罪名的目標數值,以及勝訴所能獲得的酬勞。罪名越重酬勞就越高。接案的上限是三件。
  • 3張證據(Evidence):證據卡有五種 – 兇器、專業意見、法醫證據、目擊證人與口供,你可以依據兇案需求或本身能力抽選你要的證據種類。卡片數值由1到3,顏色亦有五種,顏色與兇案卡相符代表此為該案的有效證據,而不符的就是栽贓的假證據。
  • 1張外勤(Legwork):每回合開始時抽一張。此乃影響自己或他人甚至所有人的事件卡片。除非卡片上特別聲明否則隨時可以使用,數量亦不限。外勤卡每回合可以棄兩張換一張。

 murdercard.jpg

◎偵查期
這個時期偵探們忙於奔走收集兇案證據、交換情報,組織成一個有說服力的故事到法庭提出。

  1. 從五疊證據卡中任意抽選兩張。或根據能力從棄牌堆挑選一張卡片,但另一張必須正常抽選。
  2. 將手上類別符合的證據(顏色不一定要符合)面朝下安置在案件上。放置的數量不限,每放一個證據可得酬勞一張。注意一旦證據放上就不能再移動,除非抽取「麻煩卡」(詳見後述)。
  3. 此時可以與他人交易證據、外勤甚至案件,但每回合僅限一張。
  4. 案件的上限是三張,每回合最多只能新獲得一張。
  5. 偵查期結束時,若手上的證據卡片超過五張則該回合不能提起訴訟。

◎訴訟期
這個時期偵探們可以將蒐證完成的案件提到法庭審理,勝訴可得報酬。

  1. 每回合限提一案,而已放置三張證據的案件必須提出。
  2. 由左手邊的玩家,或自願抽取「麻煩卡」的玩家擔任陪審員。擔任此職務可獲得一張酬勞。
  3. 宣讀案件並說明案發經過,嫌犯動機,所有證據為何指向該員等法庭證詞。此為本遊戲的精華所在,務必要表演出來。
  4. 聽完陳述後,陪審員針對案件有三個選擇:翻案、例行公事或背書,必須在擲骰前決定。
     a.翻案(challenge):陪審員認為檢方提出的證據不夠完善,有栽贓的嫌疑而提出質疑。陪審員挑選一張證據卡片翻開,顏色與案件不符代表翻案成功,陪審員獲得額外的兩張酬勞,該案與所有證據都得棄置不審,且檢方因栽贓必須抽取麻煩卡。如果翻開的證據卡顏色符合,陪審員因為多餘的質疑得花錢息事寧人,數目等於假證據的數量。若本案沒有假證據,陪審員就不必賠償。
     b.例行公事(rubber-stamp):陪審員對本案不質疑也不贊同,當個坐領乾薪的橡皮圖章。
     c.背書(endorse):陪審員為本案背書贊同,使審判時的骰數+1,若以謀殺罪名成立將額外獲得兩張酬勞。但若敗訴要領取一張麻煩卡。
  5. 翻案成功則案件與相關證據卡片都必須廢棄。
  6. 例行公事與背書代表案件進入審判,玩家擲骰數量等於所有證據卡的數值總合,並+/-個人特殊能力、背書、外勤、麻煩與逆境卡的影響。擲出後將數字加總,此值不允許任何調整。依據數值高低判決的罪名有三種,由重到輕分別為:謀殺(Murder One)、過失殺人(Manslaughter)與重傷害(Aggravated Assault)。達到目標數值可領取相應報酬,數值低於重傷害代表嫌犯無罪開釋。無論結果如何,審理後案件與證據卡片都必須廢棄。下回合調查期若手上案件少於三,可以接一個新案子(直接抽牌或交易獲得)。

 evcards.jpg

麻煩與逆境

麻煩卡(Hardship)是偵探們在辦案過程中涉入太多,歷經滄桑與挫折後的負面影響,或在這個混亂世界遇上的種種爛事,比如酗酒、精神疾病、車子被吊、家庭失和等。當案件被翻案或陪審員背書失敗時必須領一張。也可以自願領取來獲得好處,如:額外一張證據卡、或兩張外勤卡、或重新安排場上證據、或擔任陪審員、或審判+1骰。但每回合僅限一次。

逆境卡(Setback)為外勤卡中的特殊卡片,通常是影響全局的大事件。比如外星人入侵,政府干預。抽到時馬上發生,效應遍及所有人,抽到的玩家可再抽一張外勤卡。由於場上可能同時存在多種效應,若互相衝突則 逆境>外勤>一般規則。

結算
六個回合結束後,獲得最多報酬者為贏家。若平手則比較勝訴案件的數量。

試玩心得與結論

首先來談最糟糕的部份:遊戲配件。盒子與人物圖板上Christopher Shy的畫作非常美麗,然而證據與兇案卡卻很糟。或許是為了節省成本,證據、外勤與逆境卡只有一般卡片的一半大,不好洗牌也不好拿,五種證據卡的背面色調相同且圖案模糊,難以辨識。卡片上重複又無意義圖片佔了許多空間,重要的文字卻印的很小,黃色跟棕色色調又相近,總之實在很想頒給他「年度最瞎」獎(請參考上方的卡片圖,都是實物大小,實品比較清晰,但字就這麼點大)。此外骰子不夠用,說明書同樣排版擁擠且粗糙,再怎麼死忠也只能說這遊戲製作不夠用心。

在遊戲設計方面,Cyberpunk、Film Noir、Sci-Fi等元素融合的十分引人入勝,說明書中的短篇介紹也寫的不錯(雖然有點浪費空間)。此外他擁有結合資源管理與扮演的創新機制,怪的是扮演成敗卻不怎麼受證據的影響,也就是說,栽贓的證據沒有比有效證據更難編故事,也不影響判定骰數,陪審員要下判斷根本無跡可循,而白費了這個設計。此外資源管理機制也有些混亂,可以簡化。

其實在預購遊戲時我就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這麼酷的背景不會又被搞砸吧。White Wolf出品的boardgame都有令人驚艷的創意與極具吸引力的背景,但細部規則與配件品質卻經常草草了事。果不其然。無論如何我還是找了四名犧牲者,出乎意料的是,我們還頗能自得其樂……簡言之,這個遊戲適合喜歡RPG的玩家,不適合”只”喜歡策略與資源管理的BG玩家。我的想法是修改陪審規則,加入答辯攻防,重新編輯兇案與證據關聯後作成LARP,應該會更好玩……吧?

註:在Obsessed Board Gamers的第九集,由Colin Sherman生動講解評析本遊戲,內含熊人對小卡片的怒吼。你可以直接在線上觀賞,或是用itune訂閱Obsessed Board Gamer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