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砍殭屍是我的日常

【前言:這是我自己創作的一個小故事,請笑納並請多指教】

 

Level 9

你雙手握緊刀柄,使出最後一分力,已經捲口的刀刃終於劈穿頸骨,頭顱順勢落地。

「滴!第十個。本日任務達成。」胸前的感應記錄器立刻報數。你疲憊地甩了甩刀,往地上一插,環顧四周。還好,戰場一片空蕩蕩,土地裡不再有東西蠢蠢欲動,放眼望去只有你一個人站著,你不必像前幾天那樣左右為難。

畢竟多砍的頭顱不會幫你多掙點錢,不會補償你砍壞的刀刃和耗掉的聖光術,也沒人會感謝你做了他的工作。

你把刀舉到眼前仔細檢查。這個損壞程度能撐過明天的十個頭顱嗎?還是先送修?但是明天完工結算後應該能升等,就可以領到新武器,那送修的錢豈不白花?但要是明天砍不到十個頭,不但不能升等,領不到酬賞,後天的任務目標還會加倍。

你咬咬牙。算了,別得不償失,還是把刀修好比較實際。護符下次再買吧。

那顆讓你完成目標的頭顱還沒全化成灰,你一腳踩碎剩餘的半邊頭骨,然後將鞋跟往地上敲了敲,咒罵自己多此一舉,不知鞋底有沒有被碎骨片割壞。你轉身背著夕陽往城鎮走去。

 

Level 19

訓練營地不算在內,這是你駐紮的第三個城鎮,也是你旅途所見第一座大城。畢竟是行省的省會所在,繁華程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你在城門口附近的驛站交還馬匹,取回押金,然後搭乘公共馬車前往內城中央行政區。要是靠步行得走上個把小時,太花時間,昨天打理好的睡鋪也可能被先結算完的人占走。

你在馬車上看到四五個同行聚在一起聊天,看起來是一個團隊。你待會兒也去公會布告欄看看有沒有團隊在招收團員吧。一個人是有點孤單,就算有別人和你執行同樣的任務,但為了避免搶頭,你們一向心照不宣地拉開距離;而且一個人只能在城外近郊執行每日結算的砍頭任務,不僅枯燥,升等也慢。

粗略算算,你也差不多砍了上千個殭屍頭顱了。你的一生是不是就這麼在砍殭屍中度過?

你想起在城外做任務時偶爾瞥見遠方山脈模糊的輪廓。你一直好奇,更遠的山林內陸,除了人類與殭屍盤據廝殺以外,有沒有別的景象?你曾經在酒館裡聽醉醺醺的吟遊詩人唱著光怪陸離的冒險故事,什麼一掌可以拔樹的密林巨怪、只能用火攻的洞穴毒蛛、湖中人魚用迷幻歌聲守護湖底寶藏、雪山巔的巨狼和獅鷲互鬥等等,還有活得比人類和殭屍的歷史都要悠久的上古龍隱居在內陸。

雖然你只聽過那麼一次,之後就再也沒遇見過任何一個吟遊詩人,讓你不禁懷疑那次是不是你喝醉了,吟遊詩人和他的故事只不過是你的一場夢?

……想什麼呢?那些見聞都是無稽之談,祭司不是說過了嗎?這片大陸已經被魔王和它製造的殭屍軍團給毀了,只有沿岸一帶的人類諸國還能與之對抗。只有早日消滅殭屍,打倒魔王,這片大陸的生機才有復甦的希望。你搖搖頭,凝神盤算等會兒領到酬賞後要添購哪些行頭。

 

Level 29

你踏進聖殿,逕自穿過前廳往裡走。依你的等級,已經可以進內殿找祭司治療施術了。再過一旬,或許不用七日,你一升等,不僅可以直接謁見主祭,還可以請求進入神聖騎士團,一旦成為神聖騎士,就再也不必每天風塵僕僕地來回奔波──不過你定位傳送術早就用得順手,哪還有機會搞得風塵僕僕。

這次任務斬獲頗豐,有這份大功勞,神聖騎士團的職位應該唾手可得了。你和你的團員花了五天四夜,終於把首都附近最大的一處殭屍巢穴清剿一空,不僅殺了殭屍頭目,更徹底毀掉它們的重生法陣,解決了首都一大威脅。

雖然,你也失去了你所有的團員。

你不由自主回憶起他們一個個喪生的畫面。劍士大胖掩護法師阿波潛入深處破壞法陣,但因法力耗竭,阿波和大胖在法陣毀壞時一起被炸死了。輔祭提斯皮亞把最後一道聖癒術施在你身上,隨即幫獵人菲菲吃下殭屍頭目的致命一擊。菲菲跳到殭屍頭目背上,抽出匕首撬出鑲在它額頭上的魔王護符,卻沒逃過頭目憤怒的雙掌,你親眼看著它咬斷菲菲的頭,然後你將最後一道大聖光術附在刀身上,用力劈向巨大殭屍的脖子。

你不由自主停下腳步。

還好阿波和大胖及早毀掉法陣,否則你砍了殭屍頭目的脖子之後,還得接著砍你四個夥伴的脖子。

你擦掉眼淚,挺起背脊,握緊拳頭,繼續向前走。堅強起來,你要為他們復仇。你一定要進入神聖騎士團。

 

Level 39

你站在崇高無比的神聖主教面前,她剛剛宣布的消息讓你有點恍惚,你沒想到不過短短五年,你就從一介見習騎士晉升到聖瑪麗耶諾大陸神聖騎士總團長,同時受封為主教,十天後,就要舉辦你的就職暨授勳式。

全大陸神聖騎士總團長的地位相當於主教,也是神聖騎士團唯一的教廷代表。從此你不僅要統帥全大陸十支公國神聖騎士團的上萬名戰士,還要和你眼前這位最高神使同出同進,共同參與整個大陸教廷事務的決策──你能勝任嗎?你能肩負起守護全人類命運的重責嗎?你不禁開始回想你過往的人生。除了砍殺殭屍,你從沒感受過什麼神諭,你最接近神蹟的一次體驗是在一次大型殭屍重生法陣爆炸中全身完整無缺地活了下來,只休養三個月就重回工作崗位。

不過,成為教廷代表也意味你能得知更多有關魔王的情報,甚至可能接觸到機密。你離魔王,更進一步了。

神聖主教彷彿看透你的心思,她緩緩將雙手搭上你的肩膀,掌心的溫暖透過厚重的軍服大衣傳到你的胸膛,你平靜下來,鬆開不知何時緊握的雙拳。她向你微笑,說,孩子,相信神的旨意。

你只需要把自己交託給神。

神會指引你,用你明白的方式。

你點頭,向神聖主教單膝跪下,行最敬禮。

 

Level 49

儀式結束後,你手執權杖來到大聖殿最深處的密室門口。這一小段路,你走了漫長的四十年。

終於等到這一天。阿波,大胖,菲菲,提斯皮亞,金鳳花,阿雀,可可,夏國騎士團第二小隊,青國騎士團第五小隊,楊國第一中隊,第一大隊,羽國主教和聖殿祭司團……還有訓練營地外那對給了快昏倒的你一瓶水一塊麵包的不知名夫妻,還有無數死在殭屍手裡又化為殭屍死在你刀下的人們。所有人的臉,都在問著同一個問題: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能了結?

就快了,再等一下。

你按捺住激動,用權杖頭輕碰了密室門,門無聲無息地消失,現出一條狹長的走廊。你踏進去。隨著你經過,走廊兩旁的牆上浮現畫像又慢慢消失。那是歷代神聖主教的肖像。

走過數十幅肖像後,終於到了盡頭。前面是個圓形房間,正中央有一團大大的青色光球,包住一個人影。濛濛的青光讓你看不清人影是誰。光球一張一縮,一張一縮,彷彿心跳。

你環顧房間,除了光球,空無一物。你將權杖頭伸向光球,碰到的瞬間,光球變得透明,當中的人影清晰起來,是個年輕女子──是剛退位的神聖主教,四十年前任命你當神聖騎士總團長的那個人,只是年輕了近百歲。

她向你微笑──不是四十年前初見面那種慈祥的微笑,不是四十年來無數次在教廷主持會議時那種莊嚴的微笑;而是無比嫵媚,充滿誘惑,令人血脈賁張。

她向你伸出手──那是一隻纖細美麗的手,肌膚緊緻,沒有一絲皺紋、一塊褐斑。手擺出優雅的邀請姿勢,等著你上前握住。

你遲疑了。她眨眨眼,誇張地打了個呵欠。「太久了,等得我都不耐煩了。你還要讓我等多久?」她聲如銀鈴般清脆悅耳。

你也眨眨眼,想說話,但喉嚨乾渴,一點聲音都出不來。你搖搖頭,指著她的身體──她身無寸縷。

「你不喜歡女人?那這樣呢?」她一轉身,瞬間化成俊美男子,同樣沒穿衣服。

你後退一步,仍然說不出話,只能不斷搖頭。男子也跟著往前,但止步光球邊緣──他無法離開光球。

「傻孩子,我們時間有限,可沒辦法一直耗在這裡唷。」是男性的聲音,仍然悅耳動人。「好吧,你如果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就過來。」

你吞了吞口水,終於能說話。「你先解釋你為什麼變成這副模樣?你被魔王詛咒了?還是法術反噬?這就是你退位讓我當上神聖主教的原因?」

他笑著,豎起食指搖了搖。「規則是,你得進來,才能得到這一切的答案。」

你瞪著他。這是神的旨意嗎?「包括有關魔王的一切?」

他點頭。

你佇立半晌。光球忽然黯淡下來,不再搏動,只是慢慢往內縮。光球內部的人影也逐漸稀薄。剎那間你上前跳入光球,抓住他快要透明的手。

他笑起來,抱住你,光瞬間消逝,你墮入一片無垠的黑暗。

 

Level —

起初,是一片黑暗。你懸浮其中,無法動彈。

霎時大放光明,七彩斑斕,狂遊亂舞,接著漸漸顯出形象,事物,條理,因果,始末,世界。

一切的真相,剎那間全數紛湧進你的意識。你脹痛難忍,大叫著想抱住頭。然而你沒有手也沒有頭。

一個細微的聲音蓋過一切:「還是差了點。」

你再度墮入一片無垠的黑暗。

 

Level 9

你清醒過來,感覺自己躺在土地上。你花了很長的時間讓自己坐起來,動作非常生硬。你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裡,也不記得之前發生什麼事。

這裡又是哪裡?

恍惚間,你感覺在你的左側有一團洋溢鮮美肉味的熱源接近。一道念頭閃過,你似乎忘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但鮮美肉味更靠近了,你轉向熱源,自動伸直雙手向前爬去。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