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膠囊

KURUMI

 

『華麗的英雄主義是一種醺然酣暢的角色扮演,一場有益的role play,一場淨化靈魂的遊戲。那裡沒有什麼浮士德的交易。』

~吳叡人《聲音與憤怒》導讀

十年可以改變很多事,十年可以唸到小學五年級。十年內你可以畢業、考試、出國、工作、結婚、生子,為了避免本文成為裹腳布,我會盡量簡潔些。
 
回到十年前,1996年,由於當時熱衷的集換式卡片遊戲METW,我認識了一群怪人。這群怪人的結構至今沒什麼改變。我們喜歡在課餘閒暇討論與現實無關的事,把錢花在別人會白眼以對的小卡片、電腦遊戲、桌上遊戲或小模型上。
 
「就叫我DM吧。」某日Talisman變蟾蜍大賽結束時,一隻熊人斷然這樣說,似乎打算隱姓埋名,而且提議用英文進行一個叫做AD&D的遊戲,如此他才能流暢地描述場景。
 
雖然這樣的發言讓在場所有人臉上出現三條線,但硬漢們還是很有骨氣的說:好,如果聽不懂我們再問你。於是我的第一次跑團,就從英文聽力大考驗裡開始了(想當然爾這狀況並沒有持續很久,在玩家的強烈建議下熊人也被迫中文化。)
 
接下來所有事情就像下坡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有人寫了一些文章發表在台大電機站的Cardgame版、有人提議連署專門版面,於是TRPG版誕生了。在這裡又認識了許多人,奇妙的旅程也在各式各樣的地方:像是公館的庭緣、電機系管、魔窟、蘭緹的高塔、六碗茶等繼續下去。某種不可知但應該是邪惡的力量,驅使一些人去作更多奇妙的事:開店、開站、翻譯、介紹、辦活動等等。
 
現在回顧這些,就像挖出一顆十年前埋下的時空膠囊,我一直在想有什麼原因可以讓人長時間持續一項活動,到底能維持多久?二十、三十年?到了六十歲(如果還活著的話)又會是什麼模樣?我突然想起老爸年輕時玩樂團的朋友們妻兒成群的模樣,想起Mr. children的Kurumi。
 
現在,我又在這邊埋下時空膠囊,希望在許多年後我可以看著它說:
 
『I really had a good time.』
   
 
後記
 
原本打算在龍與地下城3.5中文版出版前刊出本文,但我總覺得會忘記,況且另一篇原本要貼的文章也還沒全部完成,所以還是先丟出了膠囊。
 
每個人的際遇不同,也不見得都能在第一時間遇到適合自己的團或DM,所以中文版的書出現了。讀者可以在任何他覺得適當的時機,用自己的方式,比較平順地展開冒險。

希望藉此能讓更多人體會到那些美好午後的溫度與熱切。

回應與挑戰,請至 http://www.tdsgame.org/foru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