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躍骨灰窩]Psychonauts – PS2版

Psychonauts來來來,掀開小布套兒,拉開小門兒,大同寶寶隨便擺哪裡都好,自命冒險遊戲骨灰的大叔又來攻擊各位的腦神經了。

依照慣例警告在先,大家都知道的,文章基本上跟黃白之物差不多,憋得越久產量就越大,想逃的那邊有緊急出口。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好久好久以前,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有一隻紫色的觸角喝下了放射性廢水,智力值瞬間破表,看著廢水中逆流而上的小魚,深受感動的它決定立下跟世上千千萬萬壞蛋一樣的偉大志向─征服地球。
當然,依照大家都知道的壞蛋成長曲線,一開始觸角簡直所向披靡,直到它佔領哈雷工廠時,終於惹惱了極地貓車隊的英明領導者,決定挺身而出保護心愛的機車。可惜人跟觸角的程度畢竟有差,終究不敵黑暗勢力而陣亡。
不過,千萬不要怕,小朋友,依照大家都知道的英雄墜崖定律,班在地獄遇上了死神旅行社導遊曼尼和一隻巨大的橘色惡魔,他們一起擊敗了腐化的地獄官僚,克服種種考驗,得到神奇的馬桶時光機,穿梭過去與未來之間,終於回復世界的和平,王子和公主從此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 

什麼,聽不懂?鄉親啊 ,這就是你的愛不夠啊…
別急別急,先不要丟雞蛋,那我再說另一個故事來補償好了。

好久好久以前,當我每天背書包上課下課的時候,遊戲就只是遊戲,遊戲就只是偷閒的娛樂。
好像不太久以前,當我頭髮留多長都沒人愛管的時候,遊戲不再是遊戲,它們是鑽研的題材,分類的對象,批評的標靶,炫耀和社交的話題。
一點也不久以前,當眼前的人生怎麼看都比不上記憶的時候,赫然驚覺,遊戲也是如此,浮的浮,沉的沉,能讓我在夢中微笑的就只有那幾段劇情,就像我希望最前面的搞笑骨灰故事能勾起看倌一些回憶。

因為這些故事碎片都來自同一個大腦,Tim Schafer。

雖然我很討厭置入性行銷,不過,反正這些遊戲的稀有度跟貓熊有得拼。
Tim老大的作品包括:「Day of the Tentacle」、「Full Throttle」、「Grim Fandango」,還有,兜了一個幾百字的大圈,今天真正的主角終於露臉了,最新的「Psychonauts」。

以數量來說,Tim Schafer的大作實在不算多,而且,他還有個反資本主義的壞習慣,不喜歡寫續集,所以也一直沒法建立起像King’s quest或Larry那種族繁不及備載的品牌形象。
然而,他的遊戲都有股難以言喻的魔力,只要是人,只要是腦子還沒被線上遊戲或電視機燒壞的正常人類,相信我,玩過一次就會上癮,因為它們實在夠瘋狂,湧出的創意多到可以拿來沾麵包吃。

那麼,比起其他光輝燦爛的兄弟姊妹來說,Psychonauts究竟有沒有繼承家族傳統呢?
從某個角度來說,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甚至還青出於藍。因為Psychonauts的背景設定本來就佔了個大便宜,主角是個立志想成為「精神探員」的死小孩,所謂精神探員,就是能鑽進別人精神世界,在那裡所有的想法都是實體,概念都是人物,當然也不用受到實體世界的種種限制,作者更可以盡情發揮匪夷所思的想像力。

我最喜歡的一段是陰謀論者的大腦,看來就是一個「正常」的美式社區,平房、車庫、草皮那種,但只要一沒留意,眼角四處都會出現無數偷窺攝影機,裡面的居民更是一式一色的間諜打扮,高領大衣外加寬邊帽,只有佩帶某些標記才能區別身分。

除此之外,還有過氣女演員、自認是拿破崙的戰略遊戲迷和變種怪魚(!?)的腦袋
等等都讓人不能不拍案叫絕。
寫到這裡我幾乎已經停不住手指,總之總之,一定要打比方的話,整個遊戲就像一齣扭曲的愛莉絲夢遊仙境。

好吧,喘口氣,進廣告。

 

大家都知道,廣告之後就是爆點,對吧。
秉持善良評論者的立場,我也不打算前情提要,棍子來了。

Psychonauts是個動作遊戲。

對,不要懷疑,雖然前面鬼扯這麼多緬懷冒險遊戲的煽情文字,評論的主角卻是個動作遊戲,不折不扣,像瑪利歐那種跳跳動作遊戲。

所以,整個遊戲過程其實充滿矛盾。

上一分鐘我還在享受瘋狂扭曲的劇情,正在幾乎要痛哭流涕的當口,下一分鐘就把我拖去莫名其妙黑洞打魔王。
所有瘋狂的場景設計也絕不是光用來炒熱劇情而已,要過關就需要超能力,要得到超能力就要升級,要升級就得學猴子四處跳來跳去撿寶物,撿寶的時候千萬還得記得看路,一失足就是啊嗚一聲慘叫,小命歸西。
這算什麼?

這算什麼?
照Tim老大自己的牛皮,冒險遊戲已死,這叫次世代冒險遊戲,這是未來趨勢。

去你的大頭鬼吧!這根本不叫融合,這叫搖擺不定,這叫失心瘋,
基本上我可以原諒失心瘋,老實說,要不是結構異常的頭腦,萬萬也寫不出這麼瘋狂美味的劇本。

不過,綠豆湯加辣油就是辣的綠豆湯啦,再怎麼樣也不會變成酸辣湯,好嗎?

故事跟創造力才是靈魂,拜託別再發癲改造什麼遊戲型式,好嗎?

沒有廣告,沒有行銷,沒有大爆炸,沒有大胸部,光憑著Tim Schafer兩個字就閉著眼睛乖乖掏錢的是咱們這群拒絕相信自己漸漸步入中年的怪胎,好嗎?

照照鏡子看看,冒險遊戲就是冒險遊戲,多加跳跳關卡也騙不到毛都沒長齊的青少年,好嗎?

我相信,
冒險遊戲沒死,
只是被肢解分散四處,就等著一針一線慢慢縫合。

喔,無助的羔羊們,不管你是怪胎還是異教徒,Psychonauts就是道路,
雖然…是一條會讓拇指非常疼痛的道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