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援交天使恐怖份子

Samaritan Girl

記憶是種有趣的東西,

有趣的程度跟冰箱不相上下,沒事的時候就罷,牛奶蛋糕水果青菜, 進的進,出的出,好一幅井井有條、絲絲入扣的假象,

偏偏,每到肚子餓,越想找到昨天那盒沒吃完的排骨飯的時候, 天知道就會從哪個角落滾出了過期三年的捲心餅。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在某家連鎖DVD出租店裏,我興沖沖抓了一片May,還特地鬼鬼祟祟用四根手指遮住可恥的中文片名以免丟人。

「老婆老婆,我們租這片好不好?」

「那你先陪我看這個。」
說完呼拉一聲還從背後變出了一捲修女頭巾封面的怪玩意兒。

『援交天使』?待我觀來…

老套片名,扣分。
無聊簡介,扣分。
死韓國人!扣分。
沒胸部!!扣分。
竟然不是A片?!扣扣扣分。

嗯嗯,我用力點了點頭,反正昨天沒睡夠,這種片子看來正合所需,好極好極。

回到家,隨著DVD撥放機的颼颼聲,果不其然,周公扛著棋盤猛朝我招手。

先得承認,我的口味比較,嗯,”大眾” 一點…
賣弄高校制服貧乳美少女實在勾不起小弟什麼興趣,再加上敘事步調實在跟下班時間的市民大道有拼,瞇著眼睛,前三分之一就這麼雞肋地過去了。

直到,一副眼鏡墜地,血流慢慢聚成小溪…

我的腦子裏也砰的一聲,一個鏡頭,就這麼冷冷地疊在電視螢幕上,
我記得,是「恐怖份子」的那一槍,李立群的那一槍…

你看看,這到底是什麼世界,我連「恐怖份子」在演些什麼都忘光了,
甚至,我連李立群的角色名字都忘了。
可這幕影像偏偏要在這時候跟顆乾巴巴的柳丁一樣滾了出來,
滾出記憶的冰箱。

疑惑的我剝開柳丁慢慢嚼著,
好樣的金基德大導演,竟然打著援交美少女的幌子騙了我半部電影,
結果原來是在寫個男人的悲哀故事。

有機會的話實在很想問問,導演到底有沒有看過楊德昌的作品?
這不是指控,這當然不是指控,因為這兩部片子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不一樣的主軸、不一樣的情節、不一樣的敘事方式。

只是…只是,那種對社會深沉的質疑,那種墮落的無力感,
還有相對蒼白的女角刻劃。

沒錯,我懂了,這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男性電影,
不是大汗淋漓血肉橫飛的那種陽剛電影,
不是英雄美女嘿咻嘿咻的自爽電影,
只是一部獻給汲汲營營再平凡不過的好男人的電影。

如果你自認是個好男人,或者你正在找個好男人,這片子,
應該能讓你重新定義「好男人」這三個字。

當然,如果你對高校制服有胃口的話…更好…

回應與挑戰,請至 http://www.tdsgame.org/foru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