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聖杯與金蘋果

King Arthur『亞瑟王』,這是一部讓我陷入沉思的片子。

不不不,千萬別誤會,我沉思的決不是艱澀劇情,

也不是哲學論述,只是,到底為什麼我並不討厭這片子?

一部戰爭片,一部「去神話化」的上古戰爭片,

一部穿著羅馬盔甲的Band of brothers。

那麼,為什麼我還沒反胃,讓我想想…

這片子簡直是好萊塢教科書,濫好人透頂偏偏又掙扎不已的主角,
陰沉耍酷的配角,動刀動槍的現代花瓶,笑點製造機的Family man。
再補個湊人數的樹人就可以組戰隊了嗎,簡直。

那麼,為什麼我還沒睡著,
讓我再想想…

一定是預告片的關係,拍成那麼矬的預告片一定是某種逆向操作的陰謀,
故意讓我完全不抱期待,進了電影院才會有驚喜。

那麼…為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腦子裡面某個惡質的小鬼跳出來一把搶走麥克風。

對嗎!就是這樣,要搞就要這樣搞,
與其掐頭去尾的把個特洛伊弄成阿基里斯正傳,
不如乾脆卯起來搞顛覆,管他什麼祖宗八代的臭裹腳布,
老子說亞瑟王是羅馬人他就是羅馬人,
老子說梅林是巫醫他就是巫醫,
老子說關妮薇是野人她就是野人,
老子說英國有萬里長城它就有座萬里長城,
聽懂了沒,最好你不要被片頭的字幕騙到啦,
什麼考古學什麼歷史鬼話連篇也不過是跟香煙盒上的警告標語差不多。

這只是電影,這,就是電影!

尤其尤其,實在很不想影響諸位看官,不過,我還是忍不住要說,
這蘭斯洛特的眼神實在太曖昧了,看起來根本是他跟關妮薇在搶亞瑟說。

咳咳,拉回來拉回來,老師說寫文章要跟題目呼應,趕快寫結論。

沒有金蘋果的特洛伊?好像只剩下了布萊德彼特的皮裙吧。

沒有聖杯的亞瑟王,卻硬生生刻出了一條路。
老是被「關回去」的修士,隆隆鼓聲下回首的戰馬,孤單搖晃的旌旗,
似乎都輕輕擊中了大腦某個弱點,
頭皮,像冰層一樣,慢慢裂開,慢慢麻木。

以上,報告完畢。

回應與挑戰,請至 http://www.tdsgame.org/foru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