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Philosophy' Category


談《老子》第一章

《老子》(或《道德經》)是中國思想中非常重要的一部經典,甚至連奇幻大師勒瑰恩也曾經翻譯過這一本名著。一提到這本書,最為人所熟知的莫過於開頭那句「道可道,非常道」了!不過,我們提到「道」的時候,一般的解釋大概都是將它視為一種形而上的終極實體。但是這樣的解釋並不能夠給我們一個明確的概念,到底這樣一個「道」是什麼東西呢?於是,就開始有了許多奇奇怪怪的詮釋。

有隻貓兒走過屋頂

今天在學校旁邊的「幻想遊戲世界」看到聖鬥士聖衣神話又出了新的一款,以北斗七星中開陽星為象徵的劍齒虎神鬥士。

淺談慾望與決定(一)

在故事中的伊底帕斯,難道是有弒父娶母的慾望嗎?我想一般人都不會這樣認為;相對地,我們會說這是種錯誤歸因。但是伊底帕斯不是因為不同的慾望,造成了弒父娶母的結果嗎?如果他不是想殺了那固執的老頭,他怎麼會殺了自己的父親呢?如果他不想娶前王的妻子,那怎麼會娶了自己的母親呢?

會玩?不會玩?

神經科學家 Antonio Damasio 曾經作過一個實驗(1994),有些傷患的腦部損傷會讓他們無法產生情緒反應,但是如果給他們遊戲的規則,他們可以按著規則出牌、丟骰子、走棋歩等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這位科學家找來一群腦部受這樣傷害的患者玩遊戲,並且告訴他們遊戲的規則。實驗測試的結果,這些傷患雖然跟正常人一樣知道遊戲規則是「擲骰子,比大小」,對於規則的計算加減甚至跟計算機一樣毫無錯誤,可是他們在跟一般人玩牌時的表現卻輸得很慘,完全不像是他們懂這遊戲怎麼玩一樣。

相對的度量(三)

大概地說,出乎於認知(或其他活動)主體的觀點,我們稱之為主觀;而相對於主體觀點,屬於無關乎主體的觀點,我們稱為客觀;藉由不同主體共同形成的觀點,我們稱為互為主觀,通常這種觀點也被允許視為某種程度的客觀。舉例來說,我覺得我女朋友很可愛,這是主觀的宣稱;而我的生日是在昨天,這是客觀的事實;我們認為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中的強尼戴普很迷人,這是互為主觀的共識,可以有一天被認定為假。

相對的度量(二)

其實,我們是因為設定了個基準,才能去判斷 orientation 是正向或負向的概念。事實上,相對的概念都必須設定一個相同的基礎才能互相比較,例如黑色不能跟甜味相比,長度不能跟硬度相比。相對的度量,其實預設了客觀的基準。

相對的度量(一)

我們都聽過牛郎織女的故事,天帝在一氣之下,懲罰這對小夫妻每年只能在七夕時見面。想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一個晚上能夠見面,對於你我這樣的一般人而言,是多麼難熬。等待愛情的日子多麼的漫長而無聊,或許你偶爾也會想要加入寂寞芳心俱樂部吧?不過,牛郎並不是像我們這樣的人。年復一年,他還是老老實實地放牛耕田,他還是年年等著與織女相聚的一夜春宵。

讀書破萬卷,跑團如有神!

要能夠有效閱讀一本 TRPG 的參考資料書,一個真正有心想要利用書中資料的讀者不可不問這幾個問題。

永恆的追求

或許可以說是由於我們在一次次的遊戲中不斷冒險、不斷嘗試新鮮的花樣,每次遊戲時所設定的小小目標早已經悄悄長大了,對於遊戲所提供的樂趣越來越無法滿足自己所追求的目標了。

創造者與創造物

有關虛擬生命的議題經常出現在許多電影之中。最近看了一部好萊塢的新片《機械公敵》(I, Robot)。這部電影的『原作』(或是靈感來源)就是已故西方科幻小說的重量級作者 – 艾薩克‧艾西莫夫(Isaac Asimov)所寫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